今日要闻

博弈游戏占领 Dapp 市场却仍处法律灰色地带 恒业:应明确合法界限

发布于2019-08-10 01:51:31 来源:vdaily.com 作者:vdaily
导读: 若要谈全球博弈产业趋势,其实应从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对开放赌场上的态度转变开始说起。最初于2000年,李光耀当时在回应澳门赌王何鸿燊提出“在新加坡设赌场的建议”时曾放话,“开放博弈?除非跨过我的尸体吧!

若要谈全球博弈产业趋势,其实应从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对开放赌场上的态度转变开始说起。最初于 2000 年,李光耀当时在回应澳门赌王何鸿燊提出“在新加坡设赌场的建议”时曾放话,“开放博弈?除非跨过我的尸体吧!”

然而事隔 6 年后,为了延续高度的国家竞争能力,并挽救与日俱增的失业率和日益下滑的观光旅游市场,新加坡正式以综合度假区(Integrated Resort)的模式合法开放博弈。时过境迁,李光耀 2007 年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不由感慨,“我不喜欢赌场,但世界改变了”。

区块客 8 月 8 日举办“2019 区块链应用法律高峰论坛”,这次就特意邀来恒业法律事务所合伙人暨公司部主任暨资深律师李璨宇以“Dapp 发展线上博弈之商业模式及法律风险探讨”为题开讲。

开讲之前,恒业法律事务所主持律师林继恒担当引言人表示,眼看线上及网络博弈产业迅速发展成长,台湾在诸多优势之下,已成为境外网络博弈支援服务的重镇,但因相关法规仍存有不明地带,导致业者经常对法律界限感到困惑。借鉴新加坡由禁忌转变为政策的历程,林继恒表示,台湾应该明确合法界限,消弭灰色地带。

恒业法律事务所主持律师林继恒

与谈人微进科技创办人黄士晋分析道,目前区块链游戏大致可分成 3 类:专门炒币、娱乐城以及占比最高的博弈类,像是 Dappradar 的统计数据就显示,目前最热门的 10 款 Dapp 中,有 7 款是类博弈游戏。

与谈人微进科技创办人黄士晋

对此,李璨宇表示,博弈类游戏 Dapp 如此热门不难理解,首先,游戏注册程序简便,个人隐私特性得以获得确保;再来,相关记录均会在区块链上详实记录,可避免消费争议;另一方面,利用智能合约除了能降低管销营运成本外,还能实现即时支付。

恒业法律事务所合伙人暨公司部主任暨资深律师李璨宇

不止如此,与谈人 EOSCity.io 共同创办人 Chester Kuo 随后补充道,博弈类 Dapp 之所以广受欢迎的首要原因是“开奖机制必须开源”,如此一来游戏程式即为公开透明,无法任意窜改,便能吸引众多玩家前来。第二则是玩家能以加密货币进行投注,借此消除“游戏充值”所引发外汇兑换等问题。

恒业法律事务所合伙人暨公司部主任暨资深律师李璨宇

然而,李璨宇直言,这当中也存在着“违反刑法赌博罪、用户尽职调查(KYC)机制、反洗钱防治法”等风险,像是今年 4 月,台湾警方就破获一款以加密货币为赌注的博弈类游戏 DApp“猜总统,拿奖金”。谈到法规层面,与谈人 STAR BIT Innovation 首席执行官 Sway Teng 感叹,目前全球各地似乎尚未针对 Dapp 设专法或是释出牌照,业者只能以现行的博弈法为依据,因此“监管模糊地带”长期以来都是新创业者所面临的痛点。

STAR BIT Innovation 首席执行官 Sway Teng

如前所述,台湾目前尚未针对线上博弈制定专法,因此博弈活动仍受刑罚赌博罪章所管制。因此,李璨宇提醒业者,若打算在台湾运行博弈类 Dapp,首当其冲应确定产品内容是否合法,并点出目前博弈类 Dapp 在台湾可能面临的 3 大法律问题:

问题一:若以加密货币在 Dapp 上进行博弈,是否属于刑法上之“赌博”?

李璨宇:根据屏东地方法院 95 年度简字第 908 号判决,“赌博输赢之物亦具财物性(不以现金为限)者,即属赌博行为”;再依另一项法院判决,单纯使用游戏点数进行博弈,如游戏点数不得兑换现金,并不构成赌博。意味着,这当中又衍生出另一个问题,“用于 Dapp 之加密货币是否具财务性?”

问题二:玩家在台湾用 Dapp 进行博弈,是否构成刑法第 266 条之“公然赌博罪”?

李璨宇:依最高法院见解,线上博弈网站并非属公共场所,因此玩家在线上网站赌博,并不构成刑法第 266 条之“公然赌博罪”。不过,虽上述法院见解已属明确,但还是可能产生执法上的障碍及困难。如基于刑事政策仍有处罚线上博弈玩家的必要性,这部分可能须透过“修法”,以符合罪刑法定的原则。

问题三:编写 Dapp 博弈程式,是否可能构成刑法第 268 条“提供赌博场所/聚众赌博罪”?

李璨宇:目前台湾司法实务尚未就此议题有确定判决,而可能产生以下问题:

  1. Dapp 游戏之合法范围为何?
  2. 撰写 DApp 游戏程式者,是否违反刑法第 268 条之提供赌博场所/聚众赌博罪?
  3. 提供 Dapp 游戏网络平台者,是否违反刑法第 268 条之提供赌博场所/聚众赌博罪?
  4. 假设 DApp 博弈游戏仅供境外玩家进行,则是否受我国刑法规范?

鉴于 Dapp 的跨国域、匿名等特性,李璨宇坦言,这也导致执法难度倍增,像是日本就曾尝试透过加密货币交易所取得用户资讯,并借此追踪玩家纪录,但因涉及跨国资讯,调查过程经常遭遇困难。但同时,目前已有部分国家打算透过立法将“加密货币进行线上博弈”合法化,并采取类似监理沙盒的作法,鼓励业者申请。

区块客致力于发掘和整理各种与区块链技术有关的内容,只要与区块链或区块客网站有关的合作和/或建议,我们都非常欢迎。请您发电邮至[email protected]与我们联系。

声明: 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系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邮箱:mail@vdaily.com

今日要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