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凤凰|朱令案救助发起人贝志城被疑下毒 朱令父母:谣言

凤凰|朱令案救助发起人贝志城被疑下毒 朱令父母:谣言

02-13,新闻中心凤凰|朱令案救助发起人贝志城被疑下毒 朱令父母:谣言最新消息报导,来书新闻网(http://www.laishu.com)新闻中心
据凤凰网最新报导

原标题:朱令案救助发起人贝志城被疑下毒 朱令父母发声明:谣言

近日,有关朱令案的文章在朋友圈流传,使得这则旧案重新引起社会的关注。有文章将朱令高中同学、著名“大V”贝志城(网名“一毛不拔大师”)列为怀疑对象。文章还将朱令姐姐吴今的意外事故(春游时掉落悬崖)与朱令案联系,称网上有自称是吴今同学的网友认为其当年的死蹊跷,并猜测吴今的死与某海外富豪有关。

对此,朱令父母今日(13日)通过新浪微博发布声明,指出近期有关朱令案文章内容东拼西凑,混淆视听,诬陷了帮助他们的朋友。声明还表示,已经向公安机关报告,恳请警方推进朱令案的侦破工作。

声明由微博@帮助朱令发布,该微博长期向外界通告朱令及其家庭近况, 微博认证人为ETA 公司产品经理Jeanne He(何清)。

微博截图

声明如下:

1、二十二年前,我们心爱的小女儿朱令惨遭投毒。凶手残忍无比,令人发指。承蒙社会各界的关心和支持,女儿几度挺过病危险关,坚持下来,陪伴在我们身边。对此,我们感激不尽。

2、如今我们年事已高,身体大不如前,所有精力都放在照顾女儿身上。每看到身体和智力都受到难以恢复的创伤,又不断感染新病菌的女儿,心如刀绞。我们唯一的期望是有生之年看到真相水落石出,凶手认罪伏法。

3、近日,网络上出现了一系列的文章,将我们多年前意外身故的大女儿吴今与素不相识的人士牵涉在一起。文章内容东拼西凑,诬陷真诚帮助我们的朋友。这样荒唐的谣言,混肴视听,恐有为真凶掩护之嫌,使我们感到悲痛和愤怒。

4、我们已经向公安机关报告了这一情况,希望公安机关能够尽职追查此类谣言的来源,也恳请警方推进朱令案的侦破工作,早日还我们被夺走了青春的小女儿一个公道。我们仍然相信,人间有真情,天理不容欺。

朱明新 吴承之

2017年2月13日

贝志城是朱令高中同学,1992年就读北京大学力学系。1995年4月10日,贝志城将朱令病症翻译成英文,通过互联网发出求救电子邮件,回信大多认为朱令是铊中毒,使得朱令生命得以延续。2013年复旦发生投毒案后,贝志城在微博呼吁重新关注朱令案。

贝志城(一毛不拔大师)转发声明并反驳网传文章

朋友圈近期流传有关朱令案文章

朱令铊中毒案回顾

1994年11月24日,朱令因不明原因发病,四肢疼痛,病因无法确诊,之后病情好转出院。1995年3月9日,朱令再次因不明原因发病,前往北京市协和医院就医。3月15日,朱令症状加重,开始出现面部肌肉麻痹、眼肌麻痹、自主呼吸消失。

1995年4月10日,朱令的高中同学、北京大学力学系学生贝志城将病症翻译成英文,通过互联网发出求救电子邮件,回信大多认为朱令是铊中毒。但协和医院无法做相关检测。4月20日,朱令父母找到可以做铊中毒检测的陈震阳教授,后者即出具了检测报告,认为朱令为两次铊中毒,并判定是有人投毒,同时建议服用普鲁士蓝解毒。然而此时,朱令的神经系统已受到严重损伤。

1995年4月28日晚,朱令父母向清华大学保卫科报案。但保卫科却在第一时间通知了朱令室友,要她们保护好证据。4月28日到5月7日,朱令宿舍发生盗窃案,朱令的洗漱用品丢失。此后,朱令案未见进展。

1997年4月2日,警方突然传讯朱令室友孙维,在对其进行8小时问讯后,孙维被家人带回家。此后,警方再没有找过孙维。

2005年12月30日,孙维在网上发表声明自称清白,有同学用真名或化名回贴支持。

2006年1月29日,一位自称孙维同班同学的人匿名在网上发表文章,公开了孙维在网上发表声明前发给好友的“发帖纲要”,指导如何配合回帖。

2013年5月3日,美国白宫网站上出现关于朱令案的请愿,签名人数突破10万人。朱令案再次进入公众视线。7日下午,朱令父亲吴承之在家中接受凤凰网对话,称不赞成白宫请愿,怀疑孙维是唯一嫌疑人。

2013年5月8日,北京市公安局在微博声明中称,对于“这起案件未能侦破,我们至今深感遗憾”,并对朱令的个人不幸遭遇“深表理解和同情”。北京市公安局表示,工作中未受到任何干扰。“有一些案件受侦办条件限制,碍于证据灭失等客观因素,最终无法侦破。”北京警方希望公众能理性看待,尊重侦查工作规律。

朱令和父母(资料图)

附:朱令近况(2016年11月28日,由华霖救助小组提供,发布于微信公众号“朱令我们在一起”)

清华铊中毒受害人朱令在2013年初成为新闻热点后,又很快淡出了媒体的视野。从那一年5月起,华霖救助小组一直和朱令的父母保持着联系,最近经两位老人同意,在此向依然关注朱令的人们简要介绍一下朱令一家人几年来的生活状况。

由于2013年初媒体的大量报道和众多网友的关注,朱令的病情在当年夏天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重视。2013年7月1日,朱令被安排住进北京友谊医院。7月2日-7月4日,友谊医院组织各科室主任级大夫,并邀请了过去治疗过朱令的宣武医院,博爱医院的医生20多人对朱令进行了会诊。会诊后医生们的意见是由于朱令右侧肺隔膜麻痹自主性运动很差,右肺基本不工作,担心因吃饭等情况再次导致肺部感染而危及生命,不建议封闭肺管切口( 注:在2011年时,朱令由于肺部感染,肺管在喉咙处被切开,一直未能缝合。);同时建议今后的医护工作重点放在维持身体机能和康复训练上,暂时不考虑肺部完全治愈的可能性。 2013年7月8日上午,朱令及父母由公安局协调入住小汤山医院。住院病房是相邻的一个套间及一个双人标准间,供朱令及其父母居住疗养。住院后,朱令的日常起居由她的父母和外聘的护工照料,日常康复治疗则主要由医护人员和朱令父母完成。

2014年2月9日,朱令再次感染肺炎,被送入友谊医院ICU病房,期间多次病危,但终于顽强地挺了下来。3月20日朱令出院,回到小汤山继续治疗。但是由于在抢救期间感染了高抗药性病菌,和父母一起被小汤山进行了隔离看护。

2014年,朱令母亲朱阿姨腮腺上一个肿瘤进行了摘除。2014年10月,朱令的父亲吴叔叔突发肠梗阻,送友谊医院进行了小肠切除和肛瘘手术。2015年3月吴叔叔再次手术,小肠和大肠重新连接恢复了正常功能。2015年4月14日,吴叔叔突然大面积脑梗,所幸发现及时,经过抢救恢复了大部分身体机能。4月28日吴叔叔出院,但是不能再写字了。2015年下半年开始,吴叔叔的另一个慢性病腰脊柱管狭窄的症状越来越明显,走路时腿越来越疼,只能连续行走几十米,有时甚至下床都很困难,只能在床上看书。晚上护理朱令的工作,也只好转交给了朱令的母亲朱阿姨。

朱令近几年来的身体状况在逐步恶化,主要原因在于朱令的肺部功能日渐丧失。 2011年得了肺炎之后,朱令的喉部被再次切开并插入呼吸管后,就一直不敢缝合:她的日常食物需要全搅成糊状才能喂下,即使是这样,每顿饭也会呛到。一旦呛到,需要马上从呼吸管把食物残渣吸出,否则就有生命危险。但是喉咙一直不能缝合,又反过来使得朱令的肺部功能进一步弱化。她晚上睡觉必须使用呼吸机,否则无法正常呼出二氧化碳,随时会有生命危险。2016年10月,朱令血液中的二氧化碳含量已经比正常人高50%以上,普通人在这种浓度下会发生昏迷。朱令虽然已经有了一定的适应性,但是经常也是昏昏沉沉的,令人非常担心。按她母亲朱阿姨的话讲,朱令已经站到了悬崖边上。

2016年11月24日,朱令在小汤山医院过了43岁生日。这是她在这里过的第四个生日了。华霖救助小组最近和朱令父母商议,开通了这个公众号,专门用于向依然关心朱令的人们通报她的治疗和生活情况。几年前,正是由于大家的关注,朱令的医疗生活条件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希望大家能继续关注朱令,关注这个公众号,一起帮助朱令的父母紧紧地拉住悬崖边上的朱令,共同等待奇迹的发生。

声明:

·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系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mail@laishu.com

+1 已赞
已有8人赞过
评论13

发表评论请 登录
  • 最新
  • 最热
评论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17 13

已收藏
去我的收藏夹 >

已取消收藏
去我的收藏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