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要闻

父亲割肝救女 舍不得花钱一家人在医院走廊过夜

发布于:07-05 10:46:18 分类:社会 作者:vdaily
导读:7月2日,在经历了1年零3个月漫漫求医路和37天住院生活后,鸟氨酸氨基甲酰转移酶缺乏症的小军秀出院了。父亲侯丙福脸上此刻洋溢着幸福。从采访中得知,除了捐肝,父亲还为女儿治病付出很多,父爱如山完美地体现在他的身上。 执着的父爱打动对方 女儿看上最好的大夫
   7月2日,在经历了1年零3个月漫漫求医路和37天住院生活后,“鸟氨酸氨基甲酰转移酶缺乏症”的小军秀出院了。父亲侯丙福脸上此刻洋溢着幸福。从采访中得知,除了捐肝,父亲还为女儿治病付出很多,父爱如山完美地体现在他的身上。
    执着的父爱打动对方
 
    女儿看上最好的大夫
 
    2015年起,为了给女儿军秀治病,侯丙福连续跑了南京、武汉、上海、云南等多个地方,但迎接他的往往是“你这个病很罕见,这里治不好”这样的话,每当这时候,侯丙福都会再求医生“给推荐个能治的地方吧”。
 
    确诊前的最后一站是北京的一所知名医院,那里有一位全亚洲知名的儿童代谢专家。当时这位大夫只有每周三、五挂号,挂号室门口,排满了来自天南海北的父母们。去年6月的一个周三,侯丙福从早站到晚也没有排到号。他决定不走了,就坐在那里等,一直等到了周五。
 
    三天时间,侯丙福饿了就在杯子里泡面吃,困了就躺在地上休息会儿。周五那天,他终于拿到号,而上面却写着“12月12日”,这意味着,想在这里看上病要等半年。
 
    “要想马上就能看上病,只能找黄牛,但这位医生的黄牛号已经被炒到了18000元。”侯丙福说,几近绝望之下,侯丙福找到了这位大夫的助理苦苦哀求。“俺孩子等不了了,等半年人就没了!”对方也认出了这位“这些天始终呆在医院门口的父亲”。助理把号的时间提前了三个月,侯丙福仍不甘心,又一次次跑去求他,终于就诊时间安排在了第二周。
 
    为女看病他不惜一切
 
    号贩子对他也都服气
 
    坐在医院门口等号的日子里,侯丙福也一直在观察和总结各种看病经验。有一次,遇到号贩子试图插队,他联合几个山东的家长站到了号贩子面前,对方最终放弃。侯丙福说,想到女儿,哪怕自己一个人在场也不会妥协。
 
    他还有一个法宝:就是永远比号贩子排队早,无论是在医院门口原地坐两天、三天,还是更久,他都不在乎。“怎么又来了,唉!”后来,号贩子们也都服气了,看见他就乐。“我在你们前边哈。”“没错,你来得早,你先。”
 
    这半年里,小军秀时常要到北京这家医院看病,每次来到时,父亲都已经把号排到了。即便如此,侯丙福还是觉得对不起妻子和女儿,“因为舍不得花钱,看病过程中,从没让她们住过一次旅馆,一家人就在走廊里过夜,孩子躺在婴儿车里,我老婆就睡在塑料垫子上。”
 
    有万分之一的希望
 
    也会万分之万努力
 
    彭裕蕾说,侯丙福比自己大了6岁,之所以嫁给这个比自己大了许多的男人,除了缘分,就是看中他身上那股执着劲儿。“认死理儿,当时有医生说孩子没法救了,放弃吧。俺对象就说,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他也会做万分之万的努力。”
 
    7月2日下午5点半,侯丙福抱起女儿准备出院,“妮儿,咱出院了。”父亲的脸上满是笑容,小军秀踢腾着小脚,笑着给父亲回应。
 
    家中,有侯丙福下午就做好的、女儿生病前最喜欢吃的西红柿炒鸡蛋和小米粥。彭裕蕾说,侯丙福从来不会做饭,但为了女儿,西红柿炒鸡蛋他已经练到“饭店级”水平了。

声明: 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系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邮箱:mail@vdaily.com

今日要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