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都在挑战禁忌!Leigh Bowery:我就是件活生生的艺术品

导读: 他曾是伦敦夜生活的灵魂人物,总是穿着奇装异服,举办浮夸的服装秀,却被Vivienne Westwood认为与Yves Saint Laurent同样重要;同时,他也是前卫的音乐家与表演者,创作过脏字连篇的歌曲、令人摸不着头绪的表演,甚至为了舞台效果让妻子喝下尿液,因而招来无数批评;他也曾经营过伦敦最具代表性的舞厅,吸引无数歌手、艺术家、设计师上门,却因好友药物过量死在店里而被迫停业……如果你认为女神卡卡(Lady Gaga)已经很前卫,那表示你一定不认识Leigh Bowery,这个早在30年前,就已重新定

“Myself is a living piece of art.”-Leigh Bowery “我就是件活生生的艺术品!”

他曾是伦敦夜生活的灵魂人物,穿着奇装异服,举办浮夸的服装秀,却被Vivienne Westwood认为与Yves Saint Laurent同样重要;同时,他也是前卫的音乐家与表演者,创作过脏字连篇的歌曲、令人摸不着头绪的表演,甚至为了舞台效果让妻子喝下尿液,招来无数批评;他也经营过伦敦最具代表性的舞厅,吸引无数歌手、艺术家、设计师上门,却因好友药物过量死在店里而被迫停业……如果你喜欢女神卡卡(Lady Gaga)的前卫风格,那你一定要认识Leigh Bowery,这位早在30年前,就已重新定义前卫的怪诞艺术家。

“Leigh Bowery是少数20世纪可以借由反艺术,来创作艺术的人物。”英国作家Michael Bracewell表示。

如果只看他怪诞的举止,很容易就误以为Leigh Bowery必然有悲惨的童年,但事实却不尽如此;Leigh Bowery于1961年出生于澳洲墨尔本(Melbourne)市郊小镇桑夏恩市(Sunshine),从小家庭和睦而且备受父母疼爱,但由于小镇环境保守,身为同性恋的他,还是觉得与周遭格格不入,他不喜欢上教会,也不像其他男孩一样喜欢踢足球,总是留在家里和母亲一起下厨、缝纫,还弹得一手好琴,把对外在的不满全表现在音乐上。

“音乐对他来说就像心理治疗一样,他会坐在钢琴前弹一整晚,每当他觉得挫折、沮丧的时候,他就靠弹琴来发泄。”Leigh Bowery 的妹妹Bronwyn Bowery说。

高中毕业后,他进入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Royal Melbourne Institute of Technology)主修时尚,却发现学校不允许他自由创作,因此他只念了一年就离开,决心离乡闯荡,他在1980年移居伦敦,先是在速食店工作糊口,后来在古董商人、新锐设计师和潮流影响者的汇集中心肯辛顿市场(Kensington Market)摆摊,贩售自己设计的服装,正好赶上80年代英国新浪漫主义(New Romantic)浪潮,很快就引起人们注意。

新浪漫主义是自70年代末期起,从英国都会区夜店开始的潮流,当时出入舞厅的年轻人,受到70年代初期华丽摇滚(Glam Rock)歌手大卫鲍伊(David Bowie)、皇后合唱团(Queen)、暴龙乐队(T.Rex)等舞台风格影响,喜欢画着浓妆,搭配艳丽、花枝招展、带有维多利亚风格的复古服装,当时媒体将这些人称为闪电小子(Blitz Kids)、浪漫叛逆份子(Romantic Rebels)或是新贵公子(New Dandies)。

在这样的风潮下,Leigh Bowery古怪、不受框架限制的服装,很快就得到青睐,他在伦敦时装周发表服装系列、为知名舞蹈家Michael Clark的舞团设计表演服,纽约、东京也相继邀请他前往发表服装,不过,这位总是打扮得荒诞不经的设计师,对于经营时装品牌兴趣不高。

“Leigh Bowery最有趣的地方是,他不想让任何人穿他设计的衣服。”与Leigh Bowery交情匪浅的歌手乔治男孩(Boy George)表示,“我当时觉得这很好笑,因为如果他愿意的话,说不定可以赚很多钱。”

然而,Leigh Bowery最令人难忘的,莫过于他在伦敦舞厅中的身影,80年代初期,这位身高超过190公分,体重破百的前卫巨人,经常与既是好友也是情人的Guy Barnes、David Walls,三人一起穿着夸张怪异的服饰出入夜店,被称为是伦敦舞厅中的“三个国王”(The Three Kings)。

“与其在油布上绘画,或是用陶土做雕塑,我把所有的点子都放在自己身上了。”Leigh Bowery说。

1985年,Leigh Bowery与友人Tony Gordon创立了名为禁忌俱乐部(Taboo)的迪斯可舞厅,这间看似不起眼的小店,很快就成为媲美纽约54俱乐部(Studio 54)的夜生活指标;禁忌俱乐部的特色之一,是舞客必须打扮得极其大胆缤纷才准进场,就连亚历山大麦昆(Alexander McQueen)、John Galliano等人都曾绞尽脑汁地准备服装,只为了能进去跳舞。后来为Leigh Bowery绘制多幅裸体像的肖像画大师卢西安佛洛伊德(Lucian Freud),也是在禁忌俱乐部与他结识。

John Galliano的2003春夏系列的造型,正是受Leigh Bowery启发的成果。
Alexander McQueen的2009秋冬系列,黑白色条纹与格纹及厚唇妆,也可以看见Leigh Bowery的影子。

拥有自己的舞厅后,总是爱秀、爱吓人的老板Leigh Bowery,当然不会放过表现的机会,他为自己制作了上百件夸张的服装,在人群中疯狂起舞,确保大家都注意到他。

“他有时候很吓人,有好几次他一靠近,我拔腿就跑。”曾担任驻场DJ的Rachel Auburn表示,“因为我知道,他一定会当着所有人的面,抓着我的脚踝把我拎起来。”

“禁忌俱乐部完全就是在挑战人类的极限。”艺术家Donald Urquhart说,“如果你去那里玩了一夜之后,身上没有破皮或瘀青,那表示你玩得不够开心。”

除了花枝招展的服装之外,舞厅里最不缺的,就是大胆放荡的性行为,这也让禁忌俱乐部一再成为媒体报导的对象,Leigh Bowery把这种毫无限制反传统行为,称为多性恋(polysexual)关系。

禁忌俱乐部只经营了近两年,就因为Guy Barnes在店里药物过量身亡,于1986年被伦敦警方强制关闭;虽然舞厅在巅峰时期结束营业,却没有影响Leigh Bowery的事业,他反而更加投入服装设计与艺术创作,后来还为舞团设计戏服,被舞蹈家Michael Clark说服登台演出。

“我是真的很希望他能一起表演,花了些功夫去诱导他,过了好几年,才终于说服他登台亮相。”Michael Clark表示。

Michael Clark邀请Leigh Bowery登台演出,令许多评论家非常不谅解,因为Leigh Bowery不但完全是个业余人士,还将原本只会出现在夜店舞池中的动作与装扮,带进相对传统的舞蹈中,但曾与Leigh Bowery协力设计舞团服装的马甲设计师Mr. Pearl,对他的表现却有极高的评价。

“他为演出带来魔法般的魅力,在演出时,他完全是为了表演而存在。”Mr. Pearl表示。

除了与舞团的合作外,Leigh Bowery知名的艺术创作,还有1988年在伦敦知名的安东尼多菲夫艺廊(Anthony d’Offay Gallery)中展现的行动艺术,这场表演中,他坐在橱窗后展示自己夸张的造型。

“真正能刺激我、鼓舞我的永远是各种想法,想法、点子会让我非常兴奋,而在想法上给你最多自由的,就是艺术了,艺术没有障碍、没有范围,它是完全自由的,所以我把自己放进这个领域之中。”Leigh Bowery表示。

不过,Leigh Bowery最为人知晓的艺术合作,是他担任画家卢西安佛洛伊德一系列裸体画的模特儿,卢西安佛洛伊德在禁忌俱乐部透过艺术家切里斯温埃文斯(Cerith Wyn Evans)结识Leigh Bowery,也观赏过他在艺廊的表演,对于这位自信、无所畏惧的鬼才非常欣赏,主动表示希望能为他画像。

“我父亲对我说,他想要画Leigh,我心想,‘天哪!那会是什么样子啊?’”时装设计师Bella Freud接着说,“然后有一天,我父亲告诉我,他邀请Leigh到画室来,一转身发现Leigh已经脱到全裸,对他说,‘你是希望我裸体对吧?’这些画就是这么来的。”

卢西安佛洛伊德于1990年发表第一幅Leigh Bowery裸体像《Leigh Bowery坐像》(Leigh Bowery (seated)),被许多人认为是了不起的杰作,接下几年,卢西安佛洛伊德发表了多幅Leigh Bowery的画像,而每一次作品亮相时,总是由Leigh Bowery穿着花俏的服装,代表从来不参加发表派对的卢西安佛洛伊德出席各种场合。

“他非常擅长参加发表派对。”Bella Freud说,“我特别喜欢一张他穿着华丽衣服,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里被人群围绕的照片,他是作品的完美大使,所有人都觉得很有趣。”

总是致力打破创作的界限,让Leigh Bowery决定在1993年,与好友Richard Torry、Matthew Glammore以及Nicola Bateman合组薄荷乐团(Minty),他认为,乐团是将音乐、服装设计、舞台表演融为一体的良好媒介,而就像所有Leigh Bowery参与过的创作一样,薄荷乐团所有的演出,不仅非常前卫,有时甚至非常危险,为了制造表演效果,Leigh Bowery曾经在户外倒吊演出,还当众用头砸碎一大片玻璃,让自己鲜血直流。

不过,薄荷乐团最受争议的,莫过于变装成孕妇的Leigh Bowery在台上假装分娩,生出血淋淋的Nicola Bateman,然后再让Nicola Bateman喝下他的呕吐物和尿液,这个演出造出极大的争议,许多人认为这不但不能算是艺术,而且非常恶心,但即使如此,仍然有评论家给予非常高的评价,作家Michael Bracewell在《饰带》(Frieze)杂志上撰文指出,薄荷乐团的演出,本质上是在反讽传统艺术,是高明的反艺术创作。

乐团可以在短时间内成功制造话题,除了前卫的歌曲与演出外,真正的原因其实是Leigh Bowery多年来,刻意将自己塑造为怪诞、反传统的代表,对他而言,没有任何事是不能转化为表演的,甚至连结婚这种终身大事,都可以成为他嘲弄既有体制的机会,在乐团成立后不久,这位曾公开宣称自己与1,000个男人有过不安全性行为的同性恋者,向多年好友Nicola Bateman求婚,而且刻意把登记的日子选在13号星期五。

“Leigh在演出后向我求婚,那天的表演太成功了,他在回家的计程车上心情非常好,他说,‘我一直在想,你和我应该要结婚。’”Nicola Bateman回想当时,“我说,‘噢,听起来不错啊!’”

“Leigh说婚礼就像是我们两人公开表演,听起来满合理的。”Nicola Bateman认为,“对我来说,不管我们结不结婚,我都跟他在一起,所以把婚礼变成艺术表演还满棒的。”

与Nicola Bateman结婚半年后,1994年11月,薄荷乐团在伦敦自由咖啡厅(Freedom Cafe)安排了为期两周的驻场表演,但因为演出被人检举,一天后就被西敏寺市政会(Westminster City Council )勒令停演,这不幸地成为Leigh Bowery最后一次登台,一个月后,向来健康的他忽然病倒,就医后才向亲友透露,自己其实早在1988年,就被诊断出感染艾滋。

“其实在很多年以前,Leigh就告诉过我他得了艾滋病,当时我哭得好惨,结果第二天他跟我说,那是在开玩笑。”Nicola Bateman表示,“我真的以为他在开玩笑,他实在是很会说谎。”

住院五个星期后,Leigh Bowery在1994年最后一天过世,得年仅33岁。过世前,他向亲密好友详细交代自己的后事,希望死后能葬在故乡澳洲,不想要任何人知道他的中间名,还特别强调丧礼上不许提到上帝,而在被问到想要如何向外界解释他过世的消息时,Leigh Bowery表示,“就告诉大家,我到玻利维亚(Bolivia)去养猪了!”

资料来源:The Guardian、Atlas Films、Financial Times、The Independent、The Legend of Leigh Bowery、Herald S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