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定居台湾的酷,可说是比很多人都还要认识台湾,总是上山下海,甚至还参加了大甲妈祖绕境及划龙舟,对一个法国人来说,这些都是他非常感兴趣而且觉得相当独特的台湾文化。


大学就读企业管理,精通中法英韩四国语言的酷,在韩国留学两年,离开后来台湾一开始是在民宿打工换宿,后来在旅行社担任行销工作,当时旅行社希望使用影片宣传,酷因此开始担任公司的频道主持人,也就这样误打误撞就成为YouTuber。


带点综艺感的台法混合式幽默
其实酷在前往韩国留学之前,已经学了两年的中文,担心去韩国念书会忘记中文,决定留学前到台湾实习三个月。为了来台湾,他大概寄出了100多封Email,只有8封有回,最后仅仅1间公司给他工作。但也就是这3个月的经历,台湾的美、人情味与好吃的食物,让他喜欢上台湾。


“超想念台湾自助餐”是酷毕业后最想回台湾的原因之一,台湾的食物有很多样可以选择,到处都是美食相当方便。实习的那段时间,他也感受到台湾浓浓的人情味,短短三个月就交了很多台湾朋友。


在他的“法国妈妈体验台湾婚礼的心得”影片中,酷带着来台旅游的妈妈去台南勇闯粉丝的婚礼(到底谁会莫名其妙去参加粉丝的婚礼??),让妈妈尝试台南传统的婚宴菜色,从法国来的妈妈对于台湾食物赞不绝口,无论是乌鱼子或是清蒸石斑,都让妈妈惊艳不已,也在婚宴中跟大家一起玩宾果,完全沉浸在婚礼的热闹与感动。


虽然是参加完全不认识的粉丝婚礼,但在充满尴尬的笑闹声中,你可以发现,这个法国人真的比较“台”,非常融入台湾生活,基本上根本把自己当台湾人了,所以他的影片不是外国人看台湾,或是把台湾介绍给外国人的角度,而是以想要给台湾人看的方式取材。


不只是欢笑,还带给粉丝许多能量
全职当YouTuber时,酷并没有想太多,直到有一天,酷收到粉丝寄来的一封信,这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影片有这么大影响力。有位照顾生病母亲的粉丝来信说,与妈妈最快乐的时光,就是两个人坐在一起,兴高采烈看酷的影片,一边讨论,一边期待酷可以持续创作新的内容。


看到信的当下,酷眼眶泛泪,差点哭出来。因为他在制作影片时,从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现在拍片不见得是为了自己,更多是希望做出正能量的内容,能够为观众带来快乐,这对他来说就够了。


来的快也去得快的网络影响力,更需要审慎地对待
“我现在有一点点的影响力,会觉得自己要负责,很在乎影片要有营养,虽然不是很严肃正经的感觉,我喜欢有一点点带给别人娱乐,有一点综艺的风格,把营养的内容包装在综艺的风格下,让自己的频道是可以帮助别人吸收知识。”


在酷的频道可以看到他与很多YouTuber合作,无论是台湾人或是外国人,他希望自己可以成为台湾与他国之间的桥梁,在不同的风格中互相交流,带来很多新鲜的想法,思考的面向也变得更广,无论是在拍摄题材或是企划都可以带来很多脑力激荡,甚至不仅仅是在YouTuber这个领域。
“因为YouTuber会是未来的意见领袖,影响力会越来越大,甚至影响到每个人的日常生活及价值观。”


总是带给别人欢笑的酷,心里有一个很大的目标,他希望能透过自己的影片,让台湾人更认同自己的国家。他举例虽然台湾在国际地位上很模糊,但是台湾的风景很美、东西很好吃,也有很好的文化,这些都很有特色,可惜很多外国人不认识台湾,台湾缺乏的是自信跟行销,行销的方式不对,以及台湾人的态度少了一些些的自信。“透过我的影片,希望给台湾跟台湾人,一个好的态度,一个更相信自己、更认同自己的态度。”


未来在酷的频道中,他期许自己拍的影片是跟台湾人更有共鸣,尽可能回答大家的问题,也维持现在的风格,持续带给大家快乐与优质的正向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