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影集《俄罗斯娃娃:派对回旋Russian Doll》的清一色女性团队,到《城市故事Tales of The City》全由同志撰写的剧本,许多创意人员正试着重新定义好莱坞与电视圈。Vogue专访了这些正致力于让编剧阵容更具兼容性的人士,探讨性别平等在娱乐圈中的重要性。

6月18日,英国广播公司ITV宣布不再委任全男性编剧,消息曝光后立即引爆头条争议。ITV的喜剧负责人兼性别平等倡议Comedy 50:50创始人Saskia Schuster表示,希望这个举动能够在长期由男性主导的行业和流派中,为女性创造更多机会。不过,她没有预料到接踵而来的强烈反弹:专栏评论谴责该配额制度、观众热爱的节目如《窥男志Peep Show》、《老爸上战场Dad's Army》、《黑爵士Blackadder》皆纯粹由男性编剧团队组成,还有人在推特上批评她是#GalQaeda激进好斗的女权主义成员。对此,Schuster回应:“重点从来都不是要禁止男性团队,”她告诉Vogue:“我们的目标是兼容性。目前撰写喜剧的女性编剧少得可怜,在我开始Comedy 50:50之前,很少看到由女性撰写的脚本。”在下定决心改变这样的工作文化后,她改写合约,要求喜剧节目必须致力于在平等呈现和脚本委任上尽量融入女性的声音,她还建立了一套网罗500多位女性编剧的数据库来帮助制片找到新的合作伙伴。 

有些女性更进一步,主张社绝数十年来电视节目清一色由男性组成的编剧阵容,而要由娘子军起而代之。Netflix的黑色喜剧《俄罗斯娃娃:派对回旋Russian Doll》由Natasha Lyonne、Amy Poehler和Leslye Headland联手催生,这正是清一色女性编剧阵容的例子。然而对Lyonne而言,这个女子剧组阵容的组成纯属巧合,她说:“该工作的最佳人选正巧都是女性。 ”Headland补充:“那绝对不是勒令下的结果,我曾经置身于由男性主导的编剧阵容之中,没有所谓的偏好;反观《俄罗斯娃娃:派对回旋Russian Doll》有很深的情感流露和个人性,这才是对的感觉。”

类似这样的体验十分具有革命性。“该节目的基调有赖于我们的感性,”Headland解释:“我们的团队空间让我能安心地谈论创伤,包括我生命中最黑暗的日子,以及那个我永远不想再经历的一天。”那是从“万绿丛中一点红”的职场转变。她表示:“在那些情况下,你必须主张自己的女性角色,并为其决策据理力争。”而卸下作为代表的重担后,女性便能创造出更多细微刻划的空间。“我们摒弃对于女性的预设成见以及她们该如何表现,创造出了一些复杂、好奇,甚至是自恨的角色。”除了编剧全为女性,该影集的工作人员也清一色是女性,由Jamie Babbit、Lyonne和Headland联合执导,一股姊妹情深的氛围萦绕于整个制作过程中。Headland表示:“有时男性导演比较吝于给予赞美,主要是因为这是个竞争激烈的领域,但Jamie在这方面完全不吝啬,她让我们的信心大增。”如果说女性导演的短期目标是在创造一个有利于激发创意的乌托邦环境,那么她们的长期目标就会是改变观念。“当人们想到导演,直觉便会联想到白人男性,”她继续说:“然而当你所讲述的故事是关于女性或边缘化族群时,就必须确保他们不被排除于创作空间之外。”

Lauren Morelli也十分支持这个论点。当她以编剧兼制片的身份担任《城市故事Tales of The City》的节目总监将1993年电视系列短片重新搬上屏幕,内容改编自Armistead Maupin讲述关于旧金山LGBTQ+社群的故事时,她便秉持这个理念,组成了同志编剧阵容。“我喜欢这传达出来的象征意义,”她表示:“但就实际层面上,当你所制作的节目是关于诸多不同身份背景的同志角色时,你本就该尽可能地融入多样性。” 然而,寻找同志编剧比Morelli原本预期得还困难。“通常公司会发送脚本,但呈上来的作品大多出自白人和男性,所以我只好在公司以外的地方找编剧人,而这些人当中有半数人几乎都从未参与过编剧。”惊喜的是,他们的新颖观点反而激发出令人兴奋的讨论,其中有许多从未能够在纯性别主导的空间下进行。“节目中的故事很多都来自我们分享各人在社群内遭遇的心酸,”Morelli谈到:“我们当中有个编剧表明为同志,却在跟非同志男子交往。人们以为他们是异性恋,她却谈到自己的身份受到质疑。” 

不过,若目标定位在平等,特定编剧阵容难道就是正解吗?Headland坦承:“如果我们重新制作《俄罗斯娃娃:派对回旋Russian Doll》,或许我们该加入男同志到团队里。 ”但Morelli反对:“Armistead曾质疑团队里是否该有异性恋人士,但结果他体认到撰书的作者就是自己,而他是个男同志。可笑的是,那样的不确定性何等深植于我们心里!”毕竟,如果纯异性恋白人男编剧可以创造出包罗万象的角色,那么纯女性或同志阵容为什么会不能呢?     

受到这些近期成功例子的加持,其他专案也纷纷跟进,例如:Awkwafina即将于爆笑频道Comedy Central推出的新节目决定要网罗女性阵容、Netflix的情景喜剧《阖家团圆Family Reunion》组成了清一色黑人编剧团队、HBO的《黑人女性喜剧小品A Black Lady Sketch Show》也有一群“全黑”女编剧、导演和演员阵容。Morelli与我们谈到后者:“该节目内容完全不同,但其中经验却似曾相识。编剧们说在场的每个人最后一天都感动得哭出来,而那也正是我们的体验。”  

 

改变的步调随着反性骚扰“Time's Up”运动的兴起而加速。“就算是好莱坞,也不得不踩刹车,重新考虑他们处理某些故事情节的手法,”Headland表示:“人们终于开始听到自己舒适圈以外的声音。”这样的结果显示,现在正是发出边缘化声音的最佳时机,特别考虑到好莱坞对原创内容的索骥无度。“只有一个办法可以保证你绝对不会看到先前故事的翻版,”Lyonne透露:“就是把这工作交在从未有机会做这事的人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