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要闻

她坏,她惨,她强!她在骂声中走红 “坏女孩”梅艳芳的身世与形象

发布于2020-01-30 17:51:46 来源:vdaily.com 作者:vdaily
导读: 她坏,她惨,她强从一出道,梅艳芳就不只是“一个会唱歌的新人”那么简单,当年的娱乐新闻为她复杂的公众形象奠下基调。赢得新秀歌唱大赛冠军之后,梅艳芳备受注目。首先,她表现出色,《明周》报导她的分数“赢亚军

她坏,她惨,她强

从一出道,梅艳芳就不只是“一个会唱歌的新人”那么简单,当年的娱乐新闻为她复杂的公众形象奠下基调。

赢得新秀歌唱大赛冠军之后,梅艳芳备受注目。首先,她表现出色,《明周》报导她的分数“赢亚军几条街”,记者写她在台上那种“话之你”(编按:“话之你”为粤语,意指“不管你”)的神态甚富现代感。但是,被谈论不只是她的才艺,还有她的身世,《新知》这样写:“有十年的跑码头经验,她当年捱过不少苦头”,是个“走惯江湖的醒目女”。《明周》也写她“18岁给人感觉冷静成熟”。十多年的歌龄不只是数字,还带来许多想像:“跑码头”及“走惯江湖”等字眼暗示她背景复杂。香港在七十年代初开始推行小学六年免费教育,到了1982年梅艳芳出道时,“小孩必须先读好书”已是社会共识。一个初中就辍学、还要在夜店打滚的女孩,自然被投以异样目光。

果然,负面传言很快就跟随这种想像而来,出道不到半年,已有传她有三岁大的私生女、是“道姑”瘾君子,以及她妈妈当年开办艳舞团等等。她表示因手臂太瘦不好看,不喜欢露臂;在那个纹身不被接受的年代,又传她左右两臂有龙虎图案纹身。她自己说:“最衰慨嘢我都冇走鸡,(编按:“最衰慨嘢我都冇走鸡”意为“最坏的事情我都没有错过”)又说我纹身,又说我吸毒,又说我烟不离手。”而且,“说我妈妈搞艳舞团,说我怀孕说我堕胎。上两个星期,还有人说我自杀。”这种新闻,后来形成一个把她写成“坏”的论述框架。

她一出道,就有访问让她细谈童年往事。她自述自小唱歌经验:四岁接受歌唱训练,七、八岁到处表演,九岁学歌舞,扮书生花旦、跳民族舞,但她并不享受这表演生涯,怨恨自己读书少。她说:“我的童年和别的小孩不太一样,所以我羡慕普通小孩子的生活。”在学校,同学用奇异眼光看她,令她感觉孤立:“我没法和同年龄的孩子沟通,她们在我眼中变得幼稚、无知。”于是,她害怕孤独及沉静。

这些报导突显她舞台经验丰富,另一方面,童年辛酸一直在她的报导中挥之不去。在她第一次演唱会之后,《明周》访问她一家三口,她表示曾经有人对她说:“你想红呀,第二世啦。”梅妈妈亦道出她以往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女儿,被人欺负,姐姐梅爱芳也说她见尽“白鸽眼”。举行28场演唱会之后,《新知》重提她自小为生计所逼,“童年际遇辛酸、凄凉,早年丧父惨痛”。这种新闻,后来成了一个强调她“惨”的论述框架。

同样的素材也有截然不同的诠释,《明周》亦曾从正面论述她的童年:“此人乐天而刚强,主要是她并非富贵顺境中长大的孩子,六七岁便演唱赚钱,唱完酒家转游乐场,小小年华跑码头,这环境中培育长大的女孩,当然和一般家庭的女儿大有不同。”她的辛酸经验,造就一个“乐天而刚强”的独立女性。这种新闻,后来形成一个强调她“强”的论述框架。

在她人生的最后几年,传媒多次重现梅艳芳的童年,调子悲苦亦夹杂豪情。2000年,梅爱芳患癌去世,《明报》请梅艳芳忆述往事,她提到两姊妹从小就苦,后父时常出言侮辱,她们甚至会在睡前放木棍在床边去防范他。记者又写,她是家庭的经济支柱,主导姐姐身后事的不是她姐夫,而是她本人,一反中国传统。童年虽苦,但她性格刚强,后来更俨如“一家之主”。

出道初期,关于她身世的报导铺陈了往后数十年的几种论述:第一,她的复杂背景间接引来不少私生活的传闻,为日后没完没了的负面新闻拉开序幕,一代绯闻女王诞生,这种形象与后来《坏女孩》(1986)的流行相辅相成;第二,她的坎坷童年塑造沧桑凄凉的女性形象,《孤身走我路》(1986)及《歌衫泪影》(1985)等歌曲及电影《胭脂扣》(1988)都跟这“天涯歌女”形象关系密切;第三,她的丰富历练又为她建立了强者形象,再加上后来传媒经常报导她性情豪迈爽朗,电影《英雄本色III夕阳之歌》(1989)就发挥了她的大姐大特质。她坏,她惨,她强,这三种形象在她早年的报导中有了雏形。

1987年12月,梅艳芳演唱招牌歌曲〈坏女孩〉。
梅艳芳摄于1989年11月。

形象差,欠观众缘

梅艳芳虽有负面新闻,但因为歌曲受欢迎,红得很快。初出道时,她有徐小凤的影子,《新知》记者为她着急:“现在全世界都叫梅艳芳另创风格。”然后,她很快就建立个人风格。得奖后半年,被派去参加东京音乐节,记者说她“镇定大方的台风确是十分突出”。当时,刘培基为她置装,白色棉袄、黑皮裤配白披肩,《新知》赞她有“说不出的潇洒味道”,而且是“东西合璧”,“显出不平凡的气质”。

出道短短一年,《新知》就写:“(她)已是乐坛一个熠熠新彗星,她的光芒、声势,盖过不少老牌歌手。”出道三年多,《金电视》指她成了乐坛天之骄女,又打本给兄长开狗场,投资制作公司,成了草蜢经理人,预言她会很快成为商界及娱乐界女强人。1987年3月,《新知》报导香港收入最高的四位歌星,梅艳芳榜上有名,是“众天王中唯一女将”。到了1992年,她已准备淡出舞台,但《明周》报导她仍是纳税最多的香港女星。翌年,继续有报导她纳税达300万之多。不过,这些杂志较少直接提到她的歌影作品,记者更感兴趣的是从侧面写她的丰厚收入、高额税款、生意投资,以及用多少钱买了多少房子等。

梅艳芳在第十二届东京音乐节得到两奖。(图/三联书店)

梅艳芳很快打出名堂,但她其实是在骂声中走红的,除了负面新闻,关键问题就是形象。《新知》报导,她首张个人唱片《赤的疑惑》首天就卖了七万张,但记者却写:“可能太早出道,气质总沾著点江湖气,不够纯,这就令观众看得不顺眼”、“外形经常受人弹”、“没有观众缘”,连她自己都说:“我知道自己的型很有问题”、“她们(观众)很喜欢我的歌,但却不喜欢我的人”。更有人说,她没有化妆时像个“仙姑”(吸毒者)。究竟她的形象问题何在?“江湖气”、“不够纯”及“仙姑”等字眼指涉的是她的身世与气质——她从一开始就不是乖乖女。

梅艳芳这样评价自己:“我一向跟靓女这两个字扯不上任何关系的”。出道三年,她渐为观众受落,《金电视》写她初出道被批唱歌时“样子有如苦瓜”、“化妆过分夸张似‘死鱼’”,但后来的造型却成风潮,她领先用紫色唇膏,时髦女性纷纷效法。(编按:“受落”为粤语,意指“接受”“接纳”“受欢迎”。)

虽然出道不久就有刘培基为她设计造型,但梅艳芳自己亦表示喜爱钻研形象。1985年8月,她向《明周》表示爱看时尚杂志及时装表演,对新事物很好奇,家里有很多书,记者描述她“短短的欧陆流行发型,苍淡的化妆色调,只有她够胆量够分量化”。翌年她又说:“我每分钟都在构思一些新的形象与观众见面。”记者则说她“带动年轻人的潮流,什么僵尸色的唇膏也是她的标志之一”,语气是半褒半贬。

走红之后,她的化妆及造型仍不断受争议。1986年4月,《金电视》问她会否担心吓走歌迷,她说做艺人要给观众新鲜感。同年,《新知》指出有人说她形象不讨好,但她“自己有自己的喜爱,决不会把形象随便更改”。1988年9月,她说幸好自己不漂亮才能百变,她不要求全世界都喜欢她,否则不能有突破。面对质疑,她表现我行我素。

1990年,她有段时间改变路线,形象变得高贵成熟,她自言那些紫色银色化妆及奇装异服已成过去,《新知》记者赞赏这个“正常的梅艳芳”令人更觉舒服。但她显然不甘平淡,在1991年底的演唱会中,她以大胆舞姿配合七彩假发与性感造型,就被乐评人冯礼慈批评演出充满性挑逗,是“意淫”。当时香港有空间让她成为天之骄女,但不接受她形象的仍大有人在。她的前卫造型不只是时尚,更是令社会大众有“坏”的联想。

这种形象配合着《妖女》(1986)等歌曲,既带来关于她私生活的想像(坏女孩的恋闻必多),亦令传媒担心她难找结婚对象(男人不爱这种女子)。1986年8月一则传她跟吴君如是同性恋的新闻,以及1990年6月一篇相士忠告她要退出娱乐圈才找到归宿的文章,便分别配上她穿性感露脐装及一脸夸张浓妆的照片;这类新闻配上她的造型,加强了论述效果。1991年5月,《壹周刊》问她真人其实有多坏,这恐怕是当年很多观众的疑问。她说自己不坏,只是性格野性、反叛、怕被控制,爱玩爱喝酒,而在成长过程,她亦一直在对抗,包括严厉的妈妈及看不起她的后父。

买书做公益: 《BeautiMode创意生活风格网》邀请您透过此连结购书,由此所得的收入将全数捐赠给香园基金会。


广告、专案等商务合作,请发信至:[email protected]

声明: 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系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邮箱:mail@vdaily.com

今日要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