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要闻

写回忆录被Anna Wintour绝交?André Leon Talley:这其实是封给她情书

发布于2020-05-21 15:51:50 来源:vdaily.com 作者:vdaily
导读: 时尚界人士出版回忆录并不稀奇,但在上架前几个月就掀起热议,甚至让出版社因此决定让书提前亮相,似乎就没有那么常见了。这本由《Vogue》前特约编辑AndréLeonTalley所撰写的自传《雪纺风衣:一

时尚界人士出版回忆录并不稀奇,但在上架前几个月就掀起热议,甚至让出版社因此决定让书提前亮相,似乎就没有那么常见了。这本由《Vogue》前特约编辑André Leon Talley所撰写的自传《雪纺风衣:一部回忆录》(The Chiffon Trenches: A Memoir),因为在书中分享了许多对已故“时尚大帝”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以及“时尚女魔头”安娜温图(Wintour)的第一手回忆及评论,在部分书稿公开后,于媒体上引起轩然大波,但André Leon Talley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数次表示这本回忆录绝非是为了报复而写,相反地,它其实是一封给Anna Wintour的情书。

给Anna Wintour的情书

“这不是一本对《Vogue》或Anna Wintour带有怨怼的书,书中有许多部分我都有说明,我过去最好的时光,就是在《Vogue》度过的,而且我能在1983年进入《Vogue》也是多亏了Anna Wintour。”André Leon Talley在接受《女装日报》(Women's Wear Daily)访问时表示。

André Leon Talley表示,在2020年1月,书本的图片档制作完成时,他曾把与Anna Wintour相关的内容寄给她检视,询问她是否有任何段落需要修改,对此Anna Wintour仅要求他移除与女儿Bee Shaffer的婚礼有关的段落,以及其他涉及个人隐私的细节,但并没有针对André Leon Talley对她本人的评价有任何意见,只是自此之后,他就再也无法直接联系到Anna Wintour了。

“对她而言,那些内容或许读起来会很痛苦。”André Leon Talley在接受CBS访问时表示,“但写这些我也觉得很难受。”

André Leon Talley解释,两人的关系降至冰点最直接的原因,是在2018年的Met Gala之前,他一如往常在为登上红毯为《Vogue》采访嘉宾作准备,却迟迟没有接到来自编辑的电话,后来才知道原来《Vogue》在没有知会他的情况下,把这个工作交给了网络名人Liza Koshy;在回忆录中,André Leon Talley指出,会发生这种情况,归根究柢是因为Anna Wintour“缺乏人类基本的善良。”

“我能理解在《Vogue》这种企业中,改变是必须的。”他说,“但在她决定我不需要继续去红毯工作时,可以直接打电话给我,对我说,‘André我们得作出一些改变,你一直是很棒的合作对象,我很喜欢你的内容,但我们得去找年轻、什么都不懂,却在YouTube上有2,000万订阅的网络意见领袖。’她只需要直接告诉我就好,但自始至终,都没有人告诉我为何我会从红毯上被换掉。”

《Vogue》残酷的企业文化

《雪纺风衣:一部回忆录》并不是近期唯一一部讲述André Leon Talley时尚生涯的作品,2017年他与曾参与过《时尚恶魔的盛宴》(The First Monday in May)的导演凯特诺伐克(Kate Novack)合作,推出个人纪录片《时尚教父的福音》(The Gospel According to André),在接受《女装日报》访问时,André Leon Talley表示,正是因为这部纪录片的成功,才让他有自信开始撰写这部回忆录。

“我觉得以诚实、令人信服的方式来讲述这个故事,对未来的世界而言是非常重要的。”André Leon Talley说,“虽然书中有些被《每日邮报》(Daily Mail)撷取的事情,客观上来说符合事实,但其实任何握有权力的人,不论是男性还是女性,都会有许多面向,他们有非常杰出的一面,Anna Wintour是非常出色的编辑,也是握有权力的女性,我并没有否定这些事,但同时,某方面她也是不合格的。”

在回忆录中,André Leon Talley指出,年龄歧视以及他过胖的外表,或许是《Vogue》决定无预警撤换他的理由,“改变当然是被允许的,但他们处理的方式很伤人,这也是为何我决定把它说出来的原因,康泰纳仕集团(Condé Nast)的企业文化经常很残忍,非常凶残、冷酷,就像鱼总是从头开始腐坏,对吧?”

“当初他们开除戴安娜佛里兰(Diana Vreeland)的时候,就立刻把门锁了起来,也不告诉她她已经被开除了,只是说她必须离开,接着她来上班时,才发现门是被锁住的,办公室的装潢也从红色变成米色,这非常冷酷,这个世界非常残忍,我想比任何其他领域都要残酷得多。”André Leon Talley说。

André Leon Talley表示,这种冷酷的作风,与《Vogue》平时办公室内对人际互动的要求背道而驰,“这实在非常伪善,表面上大家总是非常有礼貌、打扮得体、精致。《Vogue》的空间里有一套关于礼节、教育、态度的标准,但它只是表面上追求正确罢了,完全没有进入人们的内在,康泰纳仕集团对待人们的态度非常糟糕,而且这个风气是从上层开始的。”

时尚界第一位黑人编辑

André Leon Talley的时尚生涯始于1973年,当时他在取得艺术硕士学位后只身前往纽约,申请成为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服饰典藏馆担任顾问的《Vogue》前总编辑戴安娜佛里兰的实习生,协助她策划年度展览《好莱坞浪漫迷人设计》(Romantic and Glamorous Hollywood Design),在策展顺利完成后,戴安娜佛里兰引荐他去艺术家安迪沃荷(Andy Warhol)的工作室以及旗下的《访问》(Interview)杂志工作,从此开启他的时尚编辑之路;1975至1980年间,André Leon Talley在《女装日报》及《W》杂志担任记者,频繁地来往纽约和巴黎报导服装秀,但也是在这个时候,他开始明显地感受到自己因肤色在工作岗位上被另眼看待。

“人们对我做了许多事,但我已经原谅他们了,书中有些事你会难以想像,那些关于种族歧视,还有其他事情,你们很难理解我活到71岁经历过什么。”他说,“当我坐下来回想丰富的一生时,我想分享的是生命中最棒的时刻,以及过去面临过的困境。”

对André Leon Talley而言,撰写回忆录最重要的目的,是希望能借由分享自己是如何作为一个异类在时尚出版文化中生存的经验,来让更多与他有相似背景的年轻人得到启发。

“借由我的时尚编辑生涯,我希望能让未来的世界知道,只要你够坚强、对自己有信心,就一定可以在恶劣的环境下存活。我的目标是,当我不在这个世上了,人们会走进图书馆,阅读这本书,然后觉得被鼓舞。”André Leon Talley说。

资料来源:The New York Times、Times、W Magazine、WWD


广告、专案等商务合作,请发信至:[email protected]

声明: 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系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邮箱:mail@vdaily.com

今日要闻

热门阅读